打造咖啡种植产业的金融稳定性三个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的解决方案 – 25 Magazine: Issue 6

HORTENSIA SOLIS采访了三位来自三个不同国家的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以更好地了解他们对未来咖啡生产的看法、咖啡行业面临最紧迫的挑战以及他们为解决或应对这些挑战采取.了哪些措施。 理论上讲,从事咖啡生产的道路日益艰难:全球化、政治、经济和气候变化,多重复杂冲突同时迸发,咖啡农们因此陷入了困难重重的泥沼,亟需突出重围。尽管如此,三个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Arturo Aguirre Saenz(39 岁,危地马拉人)、Diego Alfonso Robelo(30 岁,哥斯达黎加人),以及 Iliana Delgado Chegwin(30 岁,哥伦比亚人)正努力将各自家族的具体经验与各自对全球市场的了解相结合,力争解决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咖啡定价问题。他们每个人各自都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通过价值链整合提升国际市场价格 Arturo,危地马拉 Huehuetenango 的第四代咖啡农,童年时代在咖啡庄园中度过,但直到 24 岁时才真正开始从事咖啡行业。现任 Finca El Injerto 的首席运营官,和父亲一起管理庄园;过去十五年,他已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增加庄园产品附加值上来,主要负责管理销售及公共关系。“我从向父亲了解咖啡生产开始着手,”Arturo 说,“但经过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们需要向客户靠拢,获取更好的价格。” Arturo 特别希望原本自己的职业生涯从商业出口和贸易入门,因为他认为这方面的经验对于他的庄园生意十分有价值。“生产商并不一定了解咖啡的国际贸易流程。生产商通常对贸易商毕恭毕敬,这让我很烦恼。”他感叹并痛惜咖啡行业难于给咖啡定价,难于确保其作为农业种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他承认认证、质量差异化有助于提高价格,但对大多数咖啡农来说,这些很难实现,造成的后果就是,危地马拉的许多庄园遭到遗弃,原因是咖啡农们发现靠这个很难赚钱。咖啡定价低于生产成本。危地马拉庄园劳动力短缺——尤其是随着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以及人口移民富裕国家,问题变得愈加复杂。“工人们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支付的工资尚可,并且为他们提供住房和其他社会福利待遇。但是,这对我们的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咖啡生豆的]价格持续低迷,所有人都将无以为继。” Arturo 和父亲一起分批次杯测产自 El Injerto 的咖啡。 多年来,Arturo 为实现 El Injerto 咖啡的差异化、整合价值链所做出的努力获得了回报:他的庄园七次获得卓越杯咖啡大奖。“咖啡拍卖会所得的资金让我们有机会对庄园进行再投资,为工人建造更好的住房。工人家里现在通了自来水。我们改善了咖啡处理厂的环境,现在去庄园更方便了。”然而,真正的整合来自于一项全新的创投:为满足本国追求精致生活的咖啡消费者的需求,Arturo 在危地马拉市开立了四家精品咖啡馆以及一家咖啡学校,为 El Injerto 的咖啡创造了需求和展示机会。 通过多样化实现收入稳中有增 Diego 最近刚刚读完 MBA,不久将接任 Finca Aquiares 家族庄园总经理一职。他选择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2010 年,刚刚离开校园的 Diego 在 La Minita 咖啡庄园开启了他的咖啡事业。“我还很年轻,没有经验,因此这份工作非常适合我,因为我了解了咖啡种植和认证、营销和销售。” 两年后,他回到家族庄园,帮助父亲进行新产品创新。他推动庄园大力实现碳中和、加工微批次、培植新品种以及制定品牌战略。 …

咖啡经济学: 了解农场盈利能力 – 25 Magazine: Issue 3

CHAD TREWICK为我们介绍SCA农场盈利能力报告中的讨论重点 当代表们用脚投票时,他们证实了我们很多人主张了一段时间的观点:咖啡业不能忽视全球范围内的生产风险。 为了更好地理解咖啡农场的经济状况,SCA于2016年对咖啡的生产成本进行了一系列调查。这一系列调查于Avance上推出,现在可以在sca.coffee下载。报告强调,咖啡种植的经济效益并没有其他行业那么明显。它提出了一些有趣的讨论要点,包括: 生咖啡的价值不足以支持农民的生计 SCA农场盈利能力报告显示,对于很多农民来说,最经济可行的长期方案是生产成本低于每磅2.50美元的生咖啡。然而,就整个行业而言,我们往往无法按比例分配这个值,特别是考虑到咖啡相对较低的商品价格。Promecafé举了一个例子,在中美洲的生咖啡的平均出口价值勉强能达到每磅1.70美元。 根据最近徘徊在每磅1.30-1.40美元之间的市场价格,SCA报告指出,单单生产咖啡并不足以支持小农维持生计。 高生产力不一定是提高农民收益率的答案 一些研究认为,高生产力和集约化的农牧业并不能适用于所有咖啡生产者。事实上,这些方法可能会增加生产成本,超出净收入,为生产者创造收益机会——特别是在市场价格低迷的时候。虽然生产率的提高在许多行业中意味着效率的提高,成本的降低和净收入的提高,但咖啡种植并不总是如此。每个农场都具有一个理想的投资与生产率比率,从而在收益率,生产成本和盈利能力之间取得平衡。 影响日常工资的因素 将通常不能获得报酬的家庭劳动成本计为生产咖啡的成本是非常重要的,这可以赋予那些工作时长应有的价值。因此,综述中的一个突出主题就是对咖啡产业中相应的日常工资(equivalent daily wage,EDW)的考量。如果可能,应该将在小农场工作的家庭成员的收入潜力与在其他地方作为受薪雇员的机会成本进行比较。 EDW是通过对一系列指标的复杂评估来确定的:各种不同的条件,咖啡价值,相互竞争的谋生机会。我们认为,了解EDW对于了解咖啡生产是否能够支持家庭生计,特别是小农生计至关重要。通过利用更进一步的调查数据,我们将更深入地了解小农的收入多样化的有效性和重要性。 生产者的反馈 文献综述综合了过去十年来独立执行的关于生产成本和盈利能力的研究成果。虽然报告是由SCA委托进行的,但这些研究并未以任何方式得到协会的资助。 报告发表之后,我们从生产者社区的很多朋友和同事那里听说了一些看法。许多人担心,调查的结果向咖啡生产者发出了一个信息:试图提高产量毫无意义,或者说农业咖啡在经济学上没有价值。 重点在于,研究本身和SCA都不赞成报告中所讨论的低投入,低收益,贫困的咖啡种植方式。然而,我们认为对与农民盈利相关的所有主题和条件都进行探索是很重要的。这一点尤为重要,因为报告中的研究结果表明,单产增加和盈利能力之间的关系是不一样的。虽然这种策略可能对一些农民或者一些情况有效,但在另一些情况下,较高的收益会伴随着较高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并不总是得到很好的理解或补偿。 在整个行业中,我们都能够看到低风险的,有效的提高生产率来增加收入的实例。而我们从这份报告中了解到的,是我们无法简单地用宽泛的建议来简化盈利能力问题。 了解农民收益的途径 这篇文献综述提出的研究方向,以及这个话题缺乏严谨研究的现状,激发了SCA可持续发展中心的信心,即优先考虑对这个问题的进一步研究,以获得我们对行业内部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希望这些更深刻的理解开始影响商业行为,使其供应链像更具弹性的方面发展。 这些研究之间的差异告诉我们,我们必须改变对一系列关键绩效指标(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KPIs),定义和变量的认识,以指导今后的研究工作和了解咖啡农的生产经济学。我们需要这些信息来作为一个行业的标准和衡量单位。我们知道我们必须与研究人员,原产地组织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支持我们的人合作,制定一套统一的参数来指导这些研究工作。只有当研究和结果能够很容易地相互比较时,才能够促进我们的行业的共同理解,并激起围绕生产成本和农民富裕的讨论。 当SCA可持续发展中心发布报告时,我们得到了来自价值链不同位置的人们的反馈——既有支持也有批判——我们非常感谢人们关注这个话题,对这个话题充满激情。我们致力于进行富有挑战性的讨论,以提高我们的共同理解。如果您对本工作流或与SCA可持续发展中心相关的任何问题有任何疑问,请发送电子邮件至sustainability@sca.coffee。 CHAD TREWICK是Reciprocafé, LLC的创始人和SCA可持续发展中心的副主席

秘鲁步骤一炮而红

Peru Cup of Excellence 25 Magazine Autumn 2017

图片:Jonathan Meadows DARRIN DANIEL和GEOFF WATTS著 Cup of Excellence(COE)称得上是爆炸性的变革催化剂,它为每一个国家的种植者打开了进步的大门,永远改变了当地个体农户和整个地区的发展轨迹。 该项目在举办117场比赛和2975场咖啡拍卖会之后,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咖啡竞争者,随之而来的是全球渴望获得卓越品质咖啡的买家。 它是一种发现隐藏潜力的策略,让咖啡生产者能够——无论他们拥有还是缺乏资源——抓住机会,将自己推向世界大舞台。它是一块强大的磁铁,把种植者和烘焙者凝聚在一起,而他们一旦有所联系,就会发觉他们能够为彼此提供多大的助力。 今年,Cup of Excellence登陆秘鲁。 一些地方充满了无尽的潜能,它们的觉醒会释放出一连串正能量,从而改变周围的景观。秘鲁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想想那里有超过12万的种植者在覆盖了近20度纬度的安第斯(Andes)山脉那高耸的山坡上种植咖啡。想想那里大部分的咖啡都产自于农民,他们很少能获得技术援助,也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在质量上下功夫,然而,这些咖啡却是如此甜美,连甘蔗也甘拜下风。 秘鲁的原材料能让它成为咖啡质量的世界领头人。极端的海拔、肥沃的土壤和良好的气候条件?有了。以口感精致而闻名的各种传家宝品种?有了。有意愿与专业市场联系的积极农民?非常有,太有了。 秘鲁大部分的咖啡都产自于农民,他们很少能获得技术援助,也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在质量上下功夫,然而,这些咖啡却是如此甜美,连甘蔗也甘拜下风。 COE + 秘鲁 = 无尽潜力 将近七年的准备工作之后,Cup of Excellence来到了秘鲁,Alliance for Coffee Excellence(ACE)与Central Café y Cacao和农业部于九月在利马(Lima)联合主办了第一次竞赛,协办方有Junta Nacional del Café和秘鲁旅游局。Cup of Excellence与它的伙伴及支持者们一起翻开了这页新的篇章,为秘鲁农民提供了一个舞台,让他们能够展示在默默耕耘中生产出的高品质产品。 专业市场密切关注着这场竞赛。ACE被请求担任评审团职位的申请淹没了,全世界的成员们都在兴奋地期待着拉丁美洲那些相对没有名气的精品咖啡巨头登台亮相。来自秘鲁九个不同地区超过300份咖啡参与了竞赛。从9月11日至15日,来自10个国家的国际评审员评估了经过从预选到国家评审团阶段严格筛选的顶级咖啡。比赛结束时,共试饮了超过9000杯咖啡,最终来自Finca La Flor的Juan Heredia Sánchez以92.25分的成绩荣获冠军。参加比赛的顶级咖啡将于10月25日在网上进行全球拍卖。 DARRIN DANIEL和GEOFF WATTS分别是Alliance for Coffee Excellence的主席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