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azzolo Acreide,颠覆原有印象之旅 – 25 Magazine: Issue 6

Palazzolo Acreide,颠覆原有印象之旅 – 25 Magazine: Issue 6

西西里岛,和大部分意大利其他地区一样,有着慢食文化和保护“意大利制造”的传承。西西里岛人深刻理解认同风土条件、多样化品种和加工制作等观念——不仅是在葡萄酒中,而且在岛上生产的橄榄油、杏仁、意大利乳清干酪和salsicce (腊肠)等几乎所有品类中皆是如此。

尽管西西里岛对咖啡有着深厚的传统和文化情结,JENN RUGOLO 却从未期待能在西西里岛的咖啡中寻找到同样的观念蕴意。在西西里岛东南部小镇上的一个传统酒吧里,一场意外的邂逅让她对自己的原有印象产生了怀疑。

西西里岛曾经是地中海的交汇处,如今已成为多种文化交融的家园,因而这个岛屿有着错综复杂的历史和传统底蕴。丰富的历史,加之一系列独特的地质特征,使这个岛屿独具七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遗址。其中两处与西西里岛位于非洲和欧亚地壳板块结合处的位置尤为相关:Mount Etna,目前欧洲大陆最高的活火山;Val di Noto,由 Syracuse 省的几座城镇组成,1693 年,整个地区被大地震摧毁之后,城镇被大规模重建,在此过程中出现了大量精美而复杂的晚期巴洛克式建筑。

Palazzolo Acreide 的 Val di Noto 镇坐落在 Iblean 高原的一个斜坡上,公元前 663 年来自大型沿海城市 Syracuse 的科林斯人定居者建起的 Akrai 古城俯瞰全镇。它们似乎是时间长河中凝固的回忆:Akrai,被遗弃停留在九世纪;Palazzolo,停留在二十世纪中期某个年份。对于作为旅人的我来说,这里就像一个小镇的缩影:在这里,人人相熟。最能印证这一点的,大概就是到始建于 1965 年的 Bar del Corso Infantino 门前坐上一坐。当地人闲坐在露天桌旁,每当有邻里亲朋路过这条 Palazzolo 最繁华的街道时,他们便会热络地打个招呼。

尽管我的名字和发色明显有着西西里传承,但显然我不是本地人——尤其是对咖啡师 Giuseppe 来说。我那曾斩获咖啡师冠军的旅伴也不是本地人。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点咖啡:传统西西里咖啡浓郁、味重、醇厚,不合我的口味,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品尝 cassatina,一种用酒浸泡过的海绵蛋糕,上面依次铺着意大利乳清干酪、水果蜜饯,裹以杏仁蛋白软糖。但当 Giuseppe 认出我的旅伴时,他十分激动,希望与我们分享他自己的咖啡;他的激动心情着实具有感染力。

Giuseppe 歉疚地从一个干净的咖啡斗里抓起一把咖啡,摊开给我们看。“这不是精品咖啡,”他说。其实这种歉疚感大可不必;但我的原有印象仍被颠覆了:这咖啡居然是中度烘焙的。当 Giuseppe 递给我一杯意式浓缩咖啡时,我对西西里传统咖啡的原有印象顿时无影无踪:这杯咖啡经精心萃取达到精品标准,简单而愉悦。这和我所预期的西西里咖啡完全不同。

氤氲芬芳之间,我们得知这位 Giuseppe,Giuseppe Valvo,一直在和 2016 年意大利咖啡拉花艺术大赛冠军、Insolito Café (就在附近的 Syracuse 古城)的 Giuseppe Fiorini 一起学习。他上过咖啡课,参加过比赛,还去过咖啡贸易展。

结束 Palazzolo Acreide 之旅,我的内心留下了诸多疑问。第一个,也是最令我不自在的一个疑问:是在何时,我变成了那种会对事物进行假设的人呢,就像我对西西里咖啡的预设?但还有几个问题更加使我感到困惑:如果我独自踏上行程,并未被人认出,是否还有机会获得颠覆原有印象的体验?如何才能保证自己未来对类似的意外机遇总是抱持开放心态?当任由原有印象指引前路时,我们会失去哪些东西?

JENN RUGOLO,SCA 会员季刊《25》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