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 SCAE 成立 20 周年 – 25 Magazine: Issue 6

庆祝 SCAE 成立 20 周年 – 25 Magazine: Issue 6

二十年前,确立起切合实际的理想目标后,欧洲精品咖啡协会 (SCAE) 在许多志愿者的热心奉献和赤诚相待中成长起来。

MICK WHEELER,SCAE 前主席、前常务理事 MICK WHEELER 回顾了早期欧洲精品咖啡的发展历程,以及新兴的 SCAE 力争打破地域和文化边界、创立一个聚焦行业发展的组织所面临的重重障碍。

本文并非要长篇大论历数 SCAE 的发展史:无数兢兢业业的志愿者们默默奉献了他们的时间、资源和意见看法,但本文篇幅有限,无法一一提及。当时见证一切的那些人知道他们(以及那些与他们并肩作战的人们);当然,我们需要一部公认的长篇历史记录,但本文意不在此。是的,我们那些人勠力同心、成为彼此的战友,付出了加倍努力亦乐在其中。但有一个人特别值得一提:那就是我们的第一任主席,众多冠军赛的组织者,Alf Kramer。他非常具有创造才能,创建了许多有价值的工具,以帮助我们在推广优质咖啡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在 1997 年 9 月于伦敦 Royal Lancaster Hotel 举行的国际咖啡、可可展览会 (Coffee and Cocoa International show) 期间,我们开始了在欧洲范围内组建一个组织的第一次真正尝试;Alf Kramer 组织了一次会议,希望了解一下有多少人愿意参与组织欧洲精品咖啡协会。很幸运地,我们获得了许多支持者。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我们在国际咖啡组织 (International Coffee Organization) 伦敦办事处又进一步组织了更多会议,最终于 1998 年 8 月成立了 SCAE 官方实体。

我们的理念很简单,直到今天仍然适用;我们的共同目标是,力争在供应链/价值链的每一个阶段不断提高咖啡品质,使整个咖啡供应链因此受益。我们就设定标准、将会员资格限制为能够表明本人将践行此理想的人选一事进行了长久论战,但最终,我们认为自己应该是掀起一场运动,而非成为一个具有限制条件的贸易协会。我们决定,欢迎所有能够从我们传达的信息中看到充分价值的人员参与进来,兼容并包、拒绝排外。

当然,我们的姐妹组织——美国精品咖啡协会 (SCAA) 为我们树立了重要榜样,但我们意识到,自己不应仅仅成为一个翻版,因为欧洲市场有着本质的不同:我们讲多种语言,受不同的法律管辖。然而,作为一个共同体,我们理解和尊重这样的事实:我们相互学习、共同分享,最重要的是,我们珍视欧洲丰富多彩、生动有趣、具有国家特色的多样性咖啡文化。我们需要创立一个协会,将所有这些纳入其中,同时仍推行我们的核心要旨。

受某一非正统来源启发——某一臭名昭著的世界罪犯摩托俱乐部,有人提出了设立国家分会的理想解决方案——然后,按照他们的说法,其余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但也不完全是这样——我们仍存在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即如何与会员进行沟通,因为他们讲多种不同的语言。我们通过招募志愿者克服了这一困难,这些志愿者后来成了协会骨干。这些优秀的志愿者们不但因地制宜地组织了各种地方性活动,还当之无愧地成了各自国家的协会担当,日以继夜地工作,保障 SCAE 作为独立组织而非不同国家分会的联盟实施运作——即使在情况最好时候,这也是一项极其艰难的职责。

接下来的一项挑战更为现实:为组织将即将举办的活动筹集支持资金(即使是娱乐活动也是要花钱的!)。截止至 1998 年 11 月底,我们惊喜地发现,我们已召集起 114 名会员:52 位先锋会员缴纳会费后,每人又额外捐资 500 欧元,他们又迅速集结起 62 位普通会员。

从 1998 年到 2002 年,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在志愿者的基础上完成的:SCAE 没有正式员工,只有一群高度敬业的志愿者始终同心同力。早些年,我们就本着愿意一试的想法做事,尝试新创意——无论听起来多么天马行空——只要有助于帮助我们实现推广优质咖啡的目标,我们就愿意一试。2000 年 10 月,按照时任主席的 Alf Kramer 的设计,我们在 Monte Carlo 举办了两场赛事: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 (WBC) 和 Cup Tasting Championship。一经组织,WBC 便一直举办至今,但首届 Cup Tasting Championship 的举办简直就是一塌糊涂。我们花了三年时间进行修整,才在 Rimini 重新举办该赛事,我们从失败中吸取了教训,将比赛形式改为现在成功举办的 World Cup Tasters Championship。正如 SCAE 所取得的一切成就一样,它所举办的所有全球冠军赛的发展都高度依赖大量的志愿者工作,他们一丝不苟地制定和更新比赛规则,不断改进每一场比赛包含的各类元素,创造出我们今天每年举办的世界级完美赛事。

尽管 Monte Carlo 的首届赛事规模很小,但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坚定了我们正在创建的共同事业拥有广泛支持的信念。接下来的一届赛事 (Oslo,2002 年)规模扩大了,且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尽管可能在城外小岛上举办的那次糟糕的烧烤会更加令人难忘:晚会起初进展很好,但由于天气状况突然变化,迫使岛上超过半数的到场人员滞留到凌晨,救援工作才得以展开。抛开此次特殊意外,Oslo 赛事还是十分成功的,为以后的比赛设定了标准。

尽管乐趣无限的名声早已在外,但我们仍非常严肃认真地对待包括与会员沟通在内的协会核心职责:我们的第一期新闻通讯《Café Europa》于 1998 年 9 月推出,宣传内容共 4 页,概述了我们的目标、成就及未来活动公告。这一版面形式一直沿用至 2004 年 6 月,自此发行改版为一本 36 页的精美杂志,这本杂志的特点——我的评价可能略带偏见——标志性封面、内容丰富、字字珠玉。很快,它便成为协会的喉舌及形象展示,受到会员们的高度好评,尤其是这本刊物不仅有英文发行版本,还囊括了多种欧洲语言版本。

协会最重要的职责理应是教育培训,最初这一职责通过 SCAE 展会研讨会和不同分会举办的特别教育培训活动得以执行。可以这样说,最初,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力争达到很高的期望值,但慢慢地,我们开始接近最高目标。在这方面,我认为最成功的一次计划是 SCAE 的原产地之旅:对于那些从未有机会在咖啡种植国见证咖啡生长的人来说,这是一次改变人生的经历。认证授权培训导师 SCAE AST 体系的发展,是 SCAE 发展史上的另一个里程碑,同样值得注意的还有扎实的教育培训课程开发,其涵盖行业各个方面。Coffee Diploma 最初由 SCAE 开发,但现在统一为核心教育培训项目,代表我们教育培训事业的高度,为所有业内会员提供了在全球范围内广受尊重和认可的明确可查询资格认证。

这仅仅是 SCAE 多姿多彩的发展史上的一抹重彩:如果硬说有什么区别的话,我希望表彰认可多年以来,组织内的许许多多的志愿者们的辛勤工作,他们砥砺前行,创下了不菲业绩,影响深远。他们中的许多人应当获得表彰和认可,但本文篇幅有限,请恕在此不表。非常感谢你们在这一段奇妙旅程中与我们同行,我们乐在其中,感受到了无限激情。

于我而言,SCAE 的发展史是一段热心奉献、赤诚相待、默默无私和充满乐趣的历史:我们这一组织的发展清晰地表明,在为共同目标而努力的过程中,必须不断加强集体责任感和团结意识。当我们团结一致、乐在其中、共享经验,并感到所做的事情有价值有意义时,我们就是一个共同体。正是这一点,唯有做到这一点,才能保证我们(现已合并为全球 SCA 组织)能够持续成功。

MICK WHEELER,2004 年至 2011 年担任 SCAE 常务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