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咖啡种植产业的金融稳定性三个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的解决方案 – 25 Magazine: Issue 6

打造咖啡种植产业的金融稳定性三个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的解决方案 – 25 Magazine: Issue 6

随着咖啡农的平均年龄在 55 岁左右徘徊并稳中有升,许多咖啡家族及其庄园正处在转型过程中,需要将产业从这一代的手中传给下一代。

HORTENSIA SOLIS采访了三位来自三个不同国家的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以更好地了解他们对未来咖啡生产的看法、咖啡行业面临最紧迫的挑战以及他们为解决或应对这些挑战采取.了哪些措施。

理论上讲,从事咖啡生产的道路日益艰难:全球化、政治、经济和气候变化,多重复杂冲突同时迸发,咖啡农们因此陷入了困难重重的泥沼,亟需突出重围。尽管如此,三个拉丁美洲年轻咖啡人:Arturo Aguirre Saenz(39 岁,危地马拉人)、Diego Alfonso Robelo(30 岁,哥斯达黎加人),以及 Iliana Delgado Chegwin(30 岁,哥伦比亚人)正努力将各自家族的具体经验与各自对全球市场的了解相结合,力争解决他们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咖啡定价问题。他们每个人各自都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通过价值链整合提升国际市场价格

Arturo,危地马拉 Huehuetenango 的第四代咖啡农,童年时代在咖啡庄园中度过,但直到 24 岁时才真正开始从事咖啡行业。现任 Finca El Injerto 的首席运营官,和父亲一起管理庄园;过去十五年,他已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增加庄园产品附加值上来,主要负责管理销售及公共关系。“我从向父亲了解咖啡生产开始着手,”Arturo 说,“但经过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们需要向客户靠拢,获取更好的价格。”

Arturo 特别希望原本自己的职业生涯从商业出口和贸易入门,因为他认为这方面的经验对于他的庄园生意十分有价值。“生产商并不一定了解咖啡的国际贸易流程。生产商通常对贸易商毕恭毕敬,这让我很烦恼。”他感叹并痛惜咖啡行业难于给咖啡定价,难于确保其作为农业种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他承认认证、质量差异化有助于提高价格,但对大多数咖啡农来说,这些很难实现,造成的后果就是,危地马拉的许多庄园遭到遗弃,原因是咖啡农们发现靠这个很难赚钱。咖啡定价低于生产成本。危地马拉庄园劳动力短缺——尤其是随着农村人口向城市迁移以及人口移民富裕国家,问题变得愈加复杂。“工人们之所以还留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支付的工资尚可,并且为他们提供住房和其他社会福利待遇。但是,这对我们的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咖啡生豆的]价格持续低迷,所有人都将无以为继。”

Arturo cups lots from El Injerto with his father.

Arturo 和父亲一起分批次杯测产自 El Injerto 的咖啡。

多年来,Arturo 为实现 El Injerto 咖啡的差异化、整合价值链所做出的努力获得了回报:他的庄园七次获得卓越杯咖啡大奖。“咖啡拍卖会所得的资金让我们有机会对庄园进行再投资,为工人建造更好的住房。工人家里现在通了自来水。我们改善了咖啡处理厂的环境,现在去庄园更方便了。”然而,真正的整合来自于一项全新的创投:为满足本国追求精致生活的咖啡消费者的需求,Arturo 在危地马拉市开立了四家精品咖啡馆以及一家咖啡学校,为 El Injerto 的咖啡创造了需求和展示机会。

通过多样化实现收入稳中有增

Diego 最近刚刚读完 MBA,不久将接任 Finca Aquiares 家族庄园总经理一职。他选择了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2010 年,刚刚离开校园的 Diego 在 La Minita 咖啡庄园开启了他的咖啡事业。“我还很年轻,没有经验,因此这份工作非常适合我,因为我了解了咖啡种植和认证、营销和销售。”

两年后,他回到家族庄园,帮助父亲进行新产品创新。他推动庄园大力实现碳中和、加工微批次、培植新品种以及制定品牌战略。

Diego cups lots from Finca Aquiares.

Diego 分批次杯测产自 Finca Aquiares 的咖啡。

“未来 30 年,我认为这一地区没有任何一家庄园能够仅仅依靠咖啡生产立足,”Diego 说。“咖啡种植收入不稳定,气候变化等因素使庄园的风险增加。”Finca Aquiares 的成功离不开 Diego 的企业风险管理能力。

Diego 认为 Finca Aquiares 在不久的将来将需要优化土地利用。“一些土地不再适合种植咖啡;气候变化正在影响我们的低海拔种植区域。我们现在正在重点关注高海拔咖啡种植区域。但我们同时也会考虑如何利用[庄园]不太适合种植[咖啡]的区域,开展增收活动。”

为了获得更可靠的收入,Diego 从两个方面着手开展工作。首先,他开始探究互补种植以及旅游观光活动。“现在我们正在开展试点,在一部分土地上种植可可。同时,我们也在考虑种植香蕉和观赏花卉。如果能有更多的人来参观我们的庄园,那就太好了,因为他们能为我们的产品赋予更高的价值。”

其次,他正在积极寻求合作,与愿意签订三年固定价格合同的烘焙商共担市场风险。他还认为,烘焙商及其客户能够从他的庄园层面的视野中受益良多。“我可以帮助进行信息传播,这样能够在某些消费者市场上更好地销售[我们的]咖啡。”

通过潜心研究,提供更加精确的生产成本

对于现在在与一家咖啡出口公司合作,以期更广泛地了解咖啡生产和销售情况的咖啡企业家 Iliana 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我们无从知晓咖啡的生产成本。

根据 Iliana 的说法,买家和卖家都完全不了解生产成本。最近兴起的微型处理厂以及加工方式的多样化让这一情况更加复杂化,导致咖啡农的生产成本上升,而价格却没有任何增长,他们本已微薄的时间和劳动回报陷入低迷,损害了行业的未来。

Iliana with her parents.

Iliana 和她的父母.

最近,她根据不同的品种和采后加工工艺对生产成本进行了研究,针对目前的微型处理厂和精品咖啡市场获得了一些有趣的见解。通过在父亲企业里担任客户经理一职所积累的经验(以及她对金融市场和汇率风险的了解),Iliana 发现,其中存在的最大问题是,生产商在接受这些新型劳动密集型加工方式的定价时,并未计入自己的时间和劳动力成本——并未以任何方式将其量化。这导致了每笔销售的利润率都会莫名下降,常常使咖啡的售价低于生产价格。

Iliana 认为,生产商需要在从事精品咖啡批次生产时,更清楚地掌握其生产成本:抛开咖啡生产面临的其他挑战和风险,如果我们不掌握全部成本,就不可能实现咖啡种植的经济可持续性。Arturo 对此表示赞同:“[这些]低于生产成本的荒唐价格,任何人都将无法维持。”

动力一致

尽管他们解决咖啡定价问题的方法各有不同,但 Arturo、Diego、和 Iliana 都同意一点:他们只愿从事这一件事。Diego 说:“我无法想象、也不会选择从事其他工作。”“[这一职业面临的]挑战对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非常有趣;充满意义……[我希望]继续从事一份能让我把稳定性和可持续性推广至整个咖啡行业的工作。”

Arturo 对此表示赞同:“从孩提时候起,咖啡[就一直]是我的激情所在。它是一种高雅的作物,为人们创造了众多就业机会,让你有机会亲近自然。它让你每天勤学不辍,不断钻研,结交新友。”

“我认为人生没有一条好走的路,种植咖啡绝对是一条更难走的路,但这条路付出就有回报,”Iliana 说。“我希望哥伦比亚最终能够对咖啡做到了如指掌,让我们的产品畅销国内外市场,最终实现:价格的提高并非出于同情,而是来自于真正的供求经济。”

不管怎么说,他们解决定价问题、以及打造个人咖啡人生的能力是无法与气候变化抗衡的,气候变化在他们看来是超出个人控制范围的事。“这很难应对和预测,”Diego 说。Arturo 对此表示赞同:“人类很难与自然抗衡,十月份发生的一场冰雹影响了今明年两年的生产,但我们仍对此无能为力。”

HORTENSIA SOLIS,Viaje con Café 常务董事,Viaje con Café 为咖啡专业人士和咖啡爱好者等提供进入咖啡种植区考察的机会。她是前洪堡学者,在哥斯达黎加咖啡领域有 10 多年经验积累,主要关注气候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