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图埃塞俄比亚 – 25 Magazine: Issue 4

绘图埃塞俄比亚 – 25 Magazine: Issue 4

22013年,一个以英国邱皇家植物园和埃塞俄比亚的亚的斯亚贝巴为基地的小组启动了一个为期三年的项目,旨在研究埃塞俄比亚的咖啡种植业在气候变化加速的情况下受到的影响以及可能抓住的机遇。作为第一批的主要任务之一,我们需要更广泛地了解埃塞俄比亚咖啡种植和采收地点。为此,我们充分利用了此前对埃塞俄比亚野生咖啡林的研究以及我们在野外考察期间从咖啡种植地区获取的知识,然后再对可供使用的文献进行搜寻,补充其他所有欠缺。任务完成,至少我们是这样想的。

在咖啡这个话题上,有必要对埃塞俄比亚多少做些介绍。常常被视为阿拉比卡生豆的诞生之地,这个国家常被咖啡师和咖啡爱好者顶礼膜拜,奉为最受欢迎的咖啡生产国之一。然而,我们对这个多姿多彩的原产大国了解多少呢?似乎没有那么多,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与研究同事们组成的团队一起,AARON DAVIS博士在五年前就已经开始绘制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地图。在这次非凡之旅中,对非洲最重要的咖啡生产国一探究竟。

几个月以后,我们带着临时地图参加在亚的斯亚贝巴举办的研讨班,在那里,来自埃塞俄比亚学术界和咖啡行业的代表加入我们的行列,提供了急需的设备和指导意见。向大家出示了我们有关咖啡产区的草图后,有一点便变得相当明确,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分布地区远比我们的想像更大更复杂。

The Kew part of the Coffee Atlas of Ethiopia team, from left to right: Jenny Williams, Tim Wilkinson, Aaron Davis, Susana Baena,
and Justin Moat. Image: David Post.

在使用NASA卫星数据和计算机模型的情况下,我们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采用远程的方式认真绘制埃塞俄比亚的咖啡产区。许多研究人员就止步于这一阶段,但我们希望在实地验证这些数据,也就是采用一种称作地面实况调查的工作方式。在第一次研讨班上已经了解不少内容,现在需要真正的亲力亲为。虽然埃塞俄比亚要比巴西小八倍,但仍然比越南大三倍,面积与哥伦比亚相当。总之,我们在三年里参加了16次野外考察,足迹大约踏遍35,000平方公里(大多数情况下乘坐汽车),造访了所有主要的以及大多数规模很小的咖啡产区,许多地区曾经拜访过多次。我们观察农场和森林,对许多变量进行了评估,但主要是观测咖啡树的健康(特别是与气候有关的压力)和生产能力,并且记录了特定地点的详细气候。另外,我们还与农民谈论过他们与种植咖啡和当地环境有关的经验,不仅收集了每个年度的信息,而且还根据世代时间表(例如,差不多达到100年)收集了长期信息。通过地面实况调查获取的信息对评估和验证气候变化模型的运作至关重要,但在完成工作后,我们觉得地图数据似乎还有更多用途。

Landsat 8 false color composite satellite image for West Arsi and a part of the Sidamo coffee area, south-east of Hawassa. The bright red represents forest and forest-like vegetation, including coffee forest, and the lighter colors mainly represent cultivated and pastoral activities. Image: Landsat 8, 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 (2015).

起初,我们相信一系列的简易地图对供职于埃塞俄比亚咖啡行业的人可能很有用处,对咖啡生豆采购商也许同样有用。不久以后,一个主意浮上心头,而且越来越显得雄心勃勃,也越来越错综复杂。位于邱的两个项目小组成员Tim Wilkinson和Justin Moat均是经验丰富的地图绘制员(制图师)。Tim和Justin认为基础性的咖啡地图可能大有用场,但缺少道路、城镇、河流、湖泊和地貌特征(丘陵、山脉和高原,即制图师所谓的“层次”),地图即缺少背景资料。因此,又经过一番艰巨的工作后,我们制成了第一版埃塞俄比亚咖啡地图,我们最后将其称作埃塞俄比亚咖啡地图册

几个月后,此时已经到了三年项目的尾声,我们又回到埃塞俄比亚,这次规划的旅行更多,计划对地图册进行初步验证。前几百公里的进展很顺利,然后就冒出了一些很严重的问题。许多城镇都标在错误的位置,有些错开几公里,有些则更多,有些道路同样标错了。部分原因是所获取的制图数据存在精度问题:一般来说,并未为埃塞俄比亚很好地做过绘图工作。如果看看谷歌地球提供的旅游路线图(数量极少),这一点就非常明显。在许多地区,埃塞俄比亚地面上的绘图数据通常相当有失精确,而且也少得可怜。除此之外,村庄可以发展为城镇,也可以修建或翻建许多新路,其他道路则可能废弃不用或维护不善。此时,我们不得不亲手从事大量的基础性地图绘制工作。幸运的是,我们按照计划还有几次前往埃塞俄比亚的机会,这让我们能够基于地面观测更改许多绘图数据。同时,这也意味着在计算机上反复过多次:使用新近采集的野外数据并在卫星图像的帮助下,我们制作出更加可靠,也希望更加有用的地图册。

在这趟耗时甚久的埃塞俄比亚之旅中,最让人享受的活动莫过于亲手从所造访的每一个原产地采集咖啡样品,从那里采集的样品送回英国,接受更加彻底的感官评估。由于在埃塞俄比亚找到的阿拉比卡生豆处于天然状态(即,野生状态),因此比其他阿拉比卡生豆生产国更具基因多样性。此外,

埃塞俄比亚阿拉比卡生豆的DNA多样性具有鲜明的地区特征,再加上各原产地多样化的局部气候条件,使其风味特性更加丰富。埃塞俄比亚的临时品尝工作以及英国更加全面的杯测还是让人颇有一些惊喜。有一点非常明确,许多独特且有趣的风味体验在埃塞俄比亚境外很难为人所知,而有几处原产地还没有被精品咖啡供应商染指(虽然并非全部)。

 

不过由于品质问题,主要原因是农场加工水平有限,很难对具体风味特征有一个令人满意的体验。就感觉而言,埃塞俄比亚的咖啡仍然有许多工作要做,但在着手这些工作之前,必须采取措施提高咖啡的品质。还有一点非常明确,各地咖啡的物理和感官特征受到气候非常大的影响,特别是降雨和土壤肥力。

最初,埃塞俄比亚咖啡地图册的目标读者是在埃塞俄比亚从事咖啡业的人员,主要集中在公共(政府)领域、开发领域以及科学研究领域。不过,我们开始在范围更大的咖啡业界讲述这方面的情况后,其他领域也开始对我们的工作颇感兴趣。原因不仅是咖啡爱好者通常喜好猎奇并且对信息相当看重,而且还因为拥有地图册会提供切实的收益。一个不错的例子就是那些希望参加原产地之旅的人们,其目的可以出于纯粹的娱乐,也可以是职业使然。例如,有些人可能会问到以下问题:咖啡产区、咖啡林和各个原产地到底在哪里?我怎样前往那个地方,又有多远?我们还在地图册中提供了其他地图信息,为前往埃塞俄比亚的游客提供帮助,比如机场的位置、道路的分类(主干道到小路)以及辨认地区重要城市和主要城镇。

这些规模较大的定居点通常可以找到不错的服务设施,比如加油站/服务站、餐馆和住处。在项目早期,我们在旅行中使用的一些旅游地图让我们对住宿地的选择感到无所适从。最坏的情况是住在小旅馆里,那里也充当临时加油站,汽油和柴油就存放在我们寄住的客房下面。气味呛人,薰得我们泪流满面,整夜躺在那里睡不着,吓得要死,就怕有人点上一支烟。还有好几次油料耗尽后,当我们抵达标示为“大城镇”的地方,却发现那里不过是小小的暂住地,什么服务设施也没有。

对于那些并无计划马上前往埃塞俄比亚的人来说,我们希望这本地图册仍然能让他们感兴趣,能够发挥自身的作用。在确定各个原产地的地点并进行分类后,我们已经为大家提供了不少帮助,其中主要针对烘焙师。通常问到的问题包括Gesha和Guji以及West Arsi的所在地点,还有就是无法把众多不同的Sidamo原产地与Yirgacheffe区分开来。

总体上来看,埃塞俄比亚咖啡地图册共计40页A4地图,随地图册还提供了地名词典、地名索引以及地图的其他功能。地图显示了咖啡的种植地点(林地/林木植被)以及可以种植的地点(非林地)、咖啡种植地区的气候适应性(极佳、良好或一般)、野生咖啡的生长地点以及咖啡园的所在地(小规模咖啡生产,大多数不存在林木植被)。咖啡分布地区可以划分为五个咖啡地带和16个咖啡产区。对于那些嗜好绘图的人们来说,地图的比例尺为1:500,000,而典型的旅游路线图则为1:1,600,000。地图随附61页文字和图片。其中有三章讲述了基本的地理信息、绘图方法以及地图册的使用方法;有七章专门讲述咖啡,包括咖啡的用途和消费、阿拉比卡生豆的植物学知识、咖啡气候、农业生态学、咖啡种植、采收和加工以及对咖啡产区的概述。2018年2月公开发售,这是一种非营利性出版物,销售收益将用于编写地图册,希望完成埃塞俄比亚语版本。通过这本地图册,我们希望大家对这个独一无二的原产地有一个深刻的认识。

AARON DAVIS 博士是邱皇家植物园(英国)的植物资源高级研究主管和咖啡研究主任。

你是会员吗?要求免费订阅《25》杂志印刷版本:sca.coffee/signmeup。